农民看病何时不再有三难和四不明白洪荣宏

2019-10-16 05:06

作者:王艳明王志恒

今年两会上,农村基层群众看病难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的讨论热点,包括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也对发展农村卫生十分重视。基层农民看病究竟有多难,难在哪里,又如何破解?近日,记者奔赴甘肃中部的一些贫困乡村,就此问题进行了专门调研,通过走村串户和与当地农民广泛的接触,记者发现,在西部贫困地区,农民看病不但有"三难",而且还有"四不明白"。

"三难"挡道农民看病怎能有方便

看病难,贫困地区群众看病更难。走进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和临夏县的一些贫困山区,这一点感受更为深切。没钱看病,缺医少药,卫生安全隐患多成了当地群众看病的主要障碍。

"家里吃的都不够,哪还有钱去看病,在我们这里,许多人都是扛不住了才去医院,一般的头疼脑热,根本不算病,只要有力气,他们照样下地干活。"东乡族自治县大树村农民米麻尼说。

由于以农为本,靠天吃饭,在记者所到的人家,"没钱看病"成了他们似乎最愿意谈的话题。凡有病人的,没有不欠账的,少则几百块,多则数千元。当地乡镇卫生院、村卫生所和个体诊所也是如此,几乎每个都有一个或几个账本,小到一两元,多到数百元。尽管账本记得非常凌乱,但一点一滴,却是当地群众没钱看病吃药的真实记录。

"这里的老百姓确实没多少钱看病,超过10元他们就嫌贵,先赊账,然后再还,这已经成了许多人的就医习惯。"东乡族自治县大树乡卫生院医护人员祁云霞说。

兜里没钱,群众们怕得病,即便是有了钱,当地缺医少药的局面也很难给他们提供好的医疗服务。一两千元的药品,两三名大夫,旧得发黄的"老三件",放进几间土坯房,就组成一个乡镇卫生院,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此缺人才、少设备、条件十分简陋的乡镇卫生院在当地非常多,尤其在山区。

东乡族自治县卫生局局长汪生龙说,这里的卫生资源可用严重短缺来形容。该县目前人口近27万,可卫生技术人员只有219名,平均每千人不到1名;全县26所乡镇卫生院,仅有6所有X光机和小型B超机,其它仍靠温度计、血压器、听诊器等"老三件"看病,当地76.7%的乡镇卫生院房屋因年久失修变成危房。乡镇卫生院残破不堪,村卫生所也七零八落。全县229个行政村,仅有42所村卫生所,覆盖率只有15.7%。

承担基层群众看病就医的农村公共卫生三级服务网络,乡、村两级处于半瘫痪状态。东乡县柳树乡卫生院院长马忠华抱怨说:"政府多年没有钱投入,全院只有750元周转资金,这样的条件,如何让我们为老百姓服务。"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如此医疗条件,不但治不好群众的病,反而带来了许多安全隐患。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居集中心卫生院院长拦生福说:"这里的许多村卫生所、个体诊所和乡镇卫生院,都在靠温度计、血压器、听诊器这'老三件'看病,有的甚至连这三样都不全,只凭临床经验和'老三件',群众怎能有安全。"

没有辅助诊疗设备,容易造成误诊。缺人和低水平的医疗服务,同样存在很多安全隐患。"汪生龙说:"我们至少10年没进过一个医学类本科生,全县好一点的人才都集中在了县卫生机构和乡镇中心卫生院,而在乡镇和村级卫生机构,从业者主要都是卫校毕业生、社会培训人员以及赤脚医生,可这里却是农村卫生的主战场,如此人才条件,怎能有好的医疗服务,又怎能不会有误诊、误治。"

"四不明白"叫群众看病怎能不犯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贫困和卫生资源短缺在当地的长期并存,还产生了许多让农民们犯愁的事:一是得了啥病不明不白,二是到哪里看病不明不白;三是看病该花多少钱不明不白;四是治病的效果如何不明不白。这"四不明白"对患病群众的影响有多大,从米麻尼和尚芳芳这两名普通的农民身上就可以看清楚。

"要是当地医院的条件好点,我的病说不定也查清了,要是手头上的钱再多点,我的病也许早就看好了。15年了,我这不争气的病硬是拖垮了一个家庭。"见到记者,东乡族自治县大树村米麻尼反复强调着他的不甘心,可由于家里没钱,想治好病的希望正在一天天破灭。而他才54岁,还不到城里人的退休年龄。

从1990年至今,米麻尼的家人都在为他的病奔波,可钱花了,路跑了,一个简单的右下腹疼痛,到现在还是没弄清楚是啥病。几十,几百,数千,上万,一次,两次、三次……乡卫生院、县医院、甚至州医院,钱一点点渗进去了,米麻尼却连下地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病痛拖垮了米麻尼,也拖垮了他的家庭。在米麻尼家破得漏风的厨房里,记者看到一盆洗好的土豆和一锅正煮着的玉米。米麻尼的老伴告诉记者,为了看病和还账,家里仅有的粮食都卖得差不多了,土豆和玉米,已经成了他们每日三餐的主要部分,肚子都保不住了,还拿什么去看病。

同米麻尼一样,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唐藏村农民尚芳芳也经受了病痛带来折磨和一个老百姓看病的各种艰辛。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当地20多名医生都将她的慢性胆囊炎当胃病治,花了7000多元钱不说,还严重耽误了病情,最终被送进了手术室,做了胆囊切除。

"我真后悔不早点来正规医院治病,妻子少点疼痛不说,还不会背下一屁股债,可家里当时拿不出钱,又有什么办法。"尚芳芳的丈夫杨万祥告诉记者,自尚芳芳2003年10月生病以来,他们家就开始不停地借债,为了照顾妻子,他还不敢到过远的地方长期打工,沉重的债务包袱,至少让他们家在3到5年内翻不了身。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没有多少文化知识,又缺乏相关的医疗信息,在家里没钱和当地卫生资源又十分短缺的情况下,当地许多像米麻尼、尚芳芳一样的贫困农民,看病就像买便宜东西,先挑近的,用钱少,这种长期形成的"因陋就简"的就医方式,使他们往往不知道应该到哪里正确就医,也不知道自己得的是啥病,结果小钱花成了大钱,小病治成了大病,花了无数的冤枉钱不说,治疗效果也不明不白,甚至还被误诊、误治,最终陷入难以翻身的长期贫困。

如何解决贫困农民看病难

从中央到地方,当前都把发展农村医疗卫生、解决农民看病难问题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可由于各地发展不平衡,医疗卫生资源又分布不均,各种矛盾和问题又千差万别,如何切实让老百姓看病不再发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和临夏县卫生局局长张福林说,由于历史欠账较多,对于贫困地区的医疗卫生事业来说,还得走"输血型"老路。如果当地连一所像样的乡镇卫生院都没有,即便是群众兜里有了钱,也没办法就近享受各种医疗服务,更何况让群众看得起病,还是一件更为艰难的事。

新型医疗合作的试点推广,已经给许多地方的农民带来了实惠,可在记者所到贫困乡镇和农村,由于宣传力度不够,许多百姓对此仍不明不白,更无法想象大病统筹带来的好处。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別藏中心卫生院院长王平说,越是贫困的地区,这一政策越需要早日落实,因为这一政策惠及的不光是群众本身,它还对当地正规卫生机构的发展十分有利。

甘肃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健说,疾病预防、健康教育,建国几十年来国家一直都在强调,可在一些地区,由于其见效慢,正在被许多群众和当地政府所忽视,其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增大了生病的机率,使群众的医疗负担不断加大。因此,当人们探讨如何解决群众看病难的时候,如何让广大群众不得病,是第一要考虑的问题。

甘肃省卫生厅厅长侯生华说,农村卫生是整个卫生工作的重点和难点,对西部贫困地区,特别是卫生资源严重短缺地区,国家除了从政策、资金、设备等方面继续加大支持力度外,还要关注农村使用型医疗人才的培养,因为没有人,再好的设备和再多的资金投入也无济于事。

埃特板

数控冲床厂家

被动防护网

相关阅读
狂蒲之路火热拍摄中敦煌上演夜蒲狂嗨-【新闻】

《狂蒲之路》火热拍摄中 敦煌上演夜蒲狂嗨由工力影视、奇树有鱼联合出品,奇树有鱼独家发行的网络电影《狂蒲之路》正在火热拍中,近日该片在结束内蒙古的拍摄后,迅速转战敦煌续写狂蒲路上的传奇,拍摄现场不仅尽现超

2021-04-13 23:37
贾静雯三胎再产女前夫孙志浩同日晒梧桐妹祝福-【新闻】

贾静雯三胎再产女 前夫孙志浩同日晒梧桐妹祝福3月28日上午,43岁贾静雯为修杰楷生下第二个女儿BoBo。贾静雯按捺不住喜悦与网友分享,用女儿的口吻向大家问好。这也是贾静雯的第三个女儿,大女儿是与前夫孙志浩生下的梧桐

2021-04-13 23:36
花椒直播中国新歌声海选总决赛刘艺超夺冠韩旭摘人气王-【新闻】

花椒直播《中国新歌声》海选总决赛 刘艺超夺冠韩旭摘人气王6月13日,由花椒全程直播的《中国新歌声》城市海选总决赛拉开序幕。历经前5轮比赛的层层PK,包括刘艺超等10名优秀选手登上决赛舞台,展开了一场激烈异常的终极

2021-04-13 23:35
爵迹失利可能亏本是谁在抛弃郭敬明-【新闻】

《爵迹》失利可能亏本 是谁在抛弃郭敬明?目前看来,曾被寄予厚望的郭敬明电影《爵迹》,极可能亏本。­《爵迹》海报­截止到10月8日发稿时间,《爵迹》上映9天,票房3.5亿。­国庆结束后,便是连续7个工作日,大盘

2021-04-13 23:35
剑桥掷鞋学生逃离宿舍-【新闻】

剑桥掷鞋学生逃离宿舍据《东方早报》报道,在温家宝总理剑桥大学演讲过程中掷鞋的男子身份已经确认。据英国《每日电讯报》7日披露,掷鞋者是剑桥大学病理学系高年级研究生、27岁的德国人马丁·杨克。据报道,马丁告

2021-04-13 23:25
黄奕携奕动基金重返日喀则与藏族小朋友一起踢球-【新闻】

黄奕携奕动基金重返日喀则 与藏族小朋友一起踢球近日,黄奕携由自己发起的奕动慈善基金前往日喀则,回访由奕动基金捐建的边雄乡中心小学塑胶操场和篮球场的使用状况,并给当地小朋友送去一些学习用品及体育器材,这也

2021-04-13 23:21